對於學生時期的告別

回想起大學時期放棄學業以及對各種學科的不信任,一直到兩年前工作後決定回來考研究所的瘋狂以及懺悔,到今天竟然是在教室內助教時間寫完這篇文章,有一點感慨。

大概是以為,自己從來不會有這個機會坐在這個校園的教室,教導自己曾經崇拜的學校的學生吧。

起點

兩年前我還在寫文化部博物館系統的公司,擔任助理工程師,因為怕沒工作後的收入空窗期太長,而我又沒有第二份工作,所以硬是做到了八月底快要開學了才離開。雖然工作加上讀書和考試確實非常崩潰,但看看荷包君也只能忍忍了XDD 還記得回來上的第一堂課,我有多麼緊張,很難適應。也有一點恍惚,感覺一切都不是真的。也以為一切正在變好當中,以為能接近理想的樣子。但因為現實因素,我沒有辦法完完全全當一個全職學生。

打工與兼職

因為研究費實在是不夠我付房租以及生活費,這兩年我還兼了國教署底下某系統的客服人員。據點在隔壁校,所以其實很常下課後我就要飛奔去騎車到公司,再被全國的崩潰教師問系統問題。

客戶服務是個蠻消磨人心志的工作,我以前也曾經當過快一年的超商店員,原本以為會無堅不摧。事實證明,這種東西只會不斷消磨下去XD 但到達一個程度會麻痺,可能算是另一種形式的看破紅塵?老實說一開始看到同學們都開始飛黃騰達也是有一些不平衡,從以前到現在我都做了什麼破工作。到現在寫了這篇的當下,其實對於自己以往的經歷很驕傲,因為是這些造就了現在的人格,也讓我多了好多的同理心態,加上多了很不一樣的經歷,這大約是那些人永遠無法體會也不敢去體會的。

回想我從高中到現在一直是雙棲或三棲狀態呢,總是閒不下來。

產學合作

雖然有接校外工作,但畢竟我的正職是研究生,因此還是得應付應付學校的課程和教授的計畫。課程方面我原先計畫盡量在第一年修完,但是事與願違,我第一個學期因為還在適應學校生活所以硬生生被當了必修。好在所有的課還是趕在一年半就修完了,另外最後一年甚至多修了資工所的演算法和兩門英文課(學分費好貴QQ)

至於教授那邊,到現在我還是很感謝他的開放態度,以及後續找到廠商給我們實戰練習。接廠商工作的那段期間時間安排上蠻崩潰的,第一個是廠商的需求通常不會在第一或第二階段能夠明白,通常是壓在最後一刻才知道想要什麼;第二個是這次案子需要好多資料,但偏偏廠商資料無法短時間產出這麼多,導致我們不斷修正model,也是賭最後一刻資料終於夠了的時候是不是能使用目前修正的版本,或是要短時間改善model(最終真的是爆肝修正);而第三個,就是與此同時我還在兼職客服工作啊啊啊啊,那段時間的身體被自己搞壞。

論文

這就是研究生最終大重點了。但我想說的不是論文本身,而是論文背後在概念的理解上,教授本人解釋蠻多次給我聽,殊不知像是跟一頭牛彈琴一般,我下次做出來的完全不一樣XD 在這邊也超級感謝教授一而再再而三教導,過程中完全沒有聽到不耐的口氣或是任何一絲不悅。後來才發現原來我是用另一種方法去寫,但過程理解錯誤,教授最後還說「你其實都已經寫出來了你有發現嗎XD」。真的是在論文初稿前幾個禮拜緊急修正。希望我未來不會想不開去從政,不然這種論文還要被大家檢視有夠不堪XDD

離校

研究生對畢業沒什麼感覺,畢竟學校的畢業典禮通常是在六月,那時候根本一堆人還沒口試,所以通常我跟同學在聊天也是幾乎都是提到「離校」才真正有可以慶祝的感覺。離校手續的步驟一堆,很難想像這麼多畢業生需要一個一個跑流程,而不是統一送出。中途也遇到小問題,像是因為疫情的關係,學校認定我的畢業年分應是110學年度,但系所看口試日期所以認定是111學年度,造成兩邊資料不統一,這部分就覺得系所沒更新資訊卻要我們承擔有點不爽(而且最終竟然以系所認定為主欸wtf)。

兼職外送加上充電時間

其實口試完沒幾天我就去蘭嶼爽了XD 算是這兩年消磨的急速充電。回來後加上修改論文的時間大概八月底才辦完離校,也同時八月底是我上一份工作的離職日。離校離職後我幫自己訂了充電時間,這個充電時間的意思是:完完全全將時間讓給自己想做的事。也就是這段期間不找工作、不投履歷,若有收入需求,我有一個身分是外送員,再爆肝送多一點單即可。

之所以會這麼放肆,主要是因為看看自己以往的歷程好累,總是不為自己忙。而看看同學現在的樣子好無趣,大家的歷程都長好像。加上去完蘭嶼回來有了新的人生觀,在夜騎無燈的路上大聲唱歌、偶爾被雲遮住的滿天星斗、寧靜又喧嘩的深海裡,我漸漸發現真正的自己快要回來了,也漸漸開始知道自己一直以來真正追求的事情。

後續

我去蘭嶼之後黑了,那是我大學畢業開始工作之後不曾有過的膚色,即使我再怎麼努力曬都回不來。去了一趟蘭嶼,恢復了我喜歡的顏色;一直以來的健身習慣,讓我很愛現在的身體。為什麼人不能這樣子自由追求自己喜愛的樣子呢?我以前究竟在想什麼,可以放任著不去好好愛自己快三年。

我現在處於洞穴期,也就是不太想跟以前朋友見面的期間XD 但持續地去參加外頭的活動、講座、展覽或是團體,認識新的人。有個長期追蹤的團體叫做「小紅帽」,是關注月經議題的非營利組織,其中創辦人Vivi是一個很有活力、能量滿出來的一個人。聽完兩場小紅帽講座,自己也被充電滿滿,已經差不多把自己撿回來了(而且明明是在講月經XDD)。

原本我還有在荒野當志工,持續在蓮花寺維護半年多,也認識好多很有活力的同伴,但近期應該會先調整時間分配和資源另外再安排。

以上大概就是離校後的近況,希望後續可以把今年學習紀錄生活的筆記慢慢加上。

標籤:

分類:

更新時間:

留言